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59 – 彩光能量療法之家常應用

文/某母親

時間是2012年的1月份末的一個星期天,剛完成為期十二天某課程的我正在約定處等待家人來接,已經遲到三十分鐘之後,黑色的CRV終於在山路的那一頭緩緩出現,可它忽然停了下來,待我跑過去,只看到一個小人兒蹲在山溝邊嘔吐不已,那小人兒是我兒子。

原來前一天下午約四點多,孩子的爸帶他去騎腳踏車,三坑-大溪的自行車、摩托車步道,沿路景色優美,有稻田、菜園、魚池……,但天色已晚,遊人少見、反正只有他父子倆,約七點多回到停車處預備要走時,發現右後輪破胎,花了一個多鐘頭拆裝輪胎、又開車下山,好不容才找到一家還沒打烊的小店吃九點的晚飯,回到家已經是十一點了。今天一早,不舒服的小孩與爸爸一起到深坑接媽媽,沿途蜿蜒崎嘔的產業道路讓他把昨天沒消化的晚飯吐光了,我看到的時候,他正在吐第三次,酸水而已。

聽完陳述後,腦海中出現的畫面是:孤單騎車的小孩(因為爸爸騎的較快)、摔倒了獨自爬起來、昏暗路燈下奮力在缺乏工具情形下更換輪胎的父子……。

星期天診所不開,再加上孩子說吃西藥會令他的胃罷工,無奈下,我用彩光幫他處理身體的不適。症狀是全身不舒服,嚴重胃痛、喉嚨些許疼痛、發燒,應該還有受到驚嚇。在翻閱講義之後,決定用「基本毒素組合療法」、「胃菱形」、「創傷療法」,再搭配在合谷穴及列缺穴照藍光以退燒。完畢後拿來兌了溫水的FIN讓小病人補充水份。

哼哼唧唧的聲音稍停,可燒沒退,我令孩子趴著,按摩膀胱經絡的區域,當揉按到小腿時,反應非常強烈,一直閃躲,在我一番曉以大義及承諾力道放輕後完成按摩﹔小孩則忍耐、流淚加較不強烈的閃躲、全身流汗、退燒、疲累、睡覺。

三五小時後,睡醒,發燒又起,又重覆那令我辛苦、令他痛苦的膀胱經按摩,為了安撫孩子,給他照了「協調1」,因為孩子一直不想吃東西,所以也沒吃飯,只靜躺多喝兌了溫水的FIN,讓他把體內的熱經由汗腺及尿液排出。晚上好不容易在勸說下,小病人吃了一碗稀飯,泡了熱水澡,打發去睡覺。

第二天一早,一個與前一天完全不同的小孩出現在眼前,彷彿昨天是個惡夢,如今夢醒。他燒退了、精神煥發、一直叫肚子餓。但流鼻涕、鼻涕是黃色的,今天我用「淋巴十字」、「淋巴流動困擾」來處理,效果卓越且快速,小人兒在到廁所做了一次大排毒後更是由內而外煥然一新,病好了百分之九十。

這次是第一次我完全不依靠健保,以彩光及經絡按摩來醫治感冒,大大的增加對彩光的信心,且後果深遠。西醫的作法是讓感冒的症狀減輕或消失,以抗生素對抗病毒,並未提昇病人自身的免疫力,常常是過了不久又再感冒,或者是上一次的感冒根本沒好,只是症狀消失,當停止吃藥後,被壓抑的症狀又再出現。而彩光則相反,它激發病人本身的免疫力、促進排毒的過程,是真正的療癒。

文中所提到的各種療法,大部份都是第一及第二單元所教,非常簡單,堪稱是家庭常備良藥。但疾病的發展是有一定歷程的,建議一定要讓病人在照光後有充分的時間休息,而不是照完後馬上又去上班或去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