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55 – 彩光能量療法隨筆

文/ Ben

案例一:憤怒的兒子
個案憤憤地抱怨與父親的關係,長久以來,父子間的衝突就一直不停地上演著,從交談中得知個案年幼時數次遭父親體罰的事件,這在他所描述的年代中也不算是極為罕見的事件,但是對個案當時幼小的心靈卻是深深地烙印著,終年啃噬心靈。這樣的心靈,也曾求助各方,經由各方的協助,也成長迄今,而今成為上班族的他,由於與上司間的衝突幾乎使飯碗不保,更別提身心的壓力與不快了,在言談中多的是對權威的批判,這可能是與父親的關係中有未解決的事件的能量仍然存在著。
在彩光的高階心靈療法中,像是衝突解決療法,父親原理療法,父母親能量平衡療法,都是非常適合用在這樣子的案例中,於是就以衝突解決療法開始,個案在這樣一個不算小的療法的過程中,不斷地說道,好放鬆,好舒服啊…甚至進入打呼聲中,而事後又說,剛才有聽到自己的呼聲,但是又沒有睡著,真是奇妙又有趣。當衝突解決療法作完後,告知接下來要調和與父親議題有關的能量,治療師用中性平和的口吻告知個案留意任何反應,特別是情緒,如有任何的反應,儘量的在覺知的狀態下,接受,任其流動,而達療癒的效果。將光照至療法的穴位後,個案緊閉的雙眼竟然緩緩的流下淚來,直至照光過程停止,淚流仍然持續了好幾分鐘,之後靜待其回復平靜之後,個案說,即使曾經父親嚴歷的責打過他,但是小時經歷發高燒的那場大病時,父親也是竭盡一切的救助他,甚至在深夜急著為他買藥時,還被疾駛而過的來車撞飛起來,他只是爬起來,忍著疼痛,趕回家救其愛子,這一點,從不曾對任一位家人提起,而今竟然在閉眼照光中,得知父親長年腳痛的原因,內心對父親的塊磊不禁放下了許多。就今天的個案而言,最後以父母親能量平衡療法來做最後的調和與支持,在照完陽面與陰面的金字塔療法後,個案的心情逐漸由感傷回復平靜,再將象徵母性的光與父性的光以長線照入體內陰面的任脈與陽面的督脈,以提高內在與父性與母性的連結後,個案的能量更為提高,有了想一回去就對父親快表達謝意與愛心,治療師和緩地向他道賀,發自內心給予最深的祝福。

案例二:失眠的主管
新上任的主管,承擔著挽救業務的重新提升與擴展,與人事的任用與資遣,這二大方面的強大壓力,如此才一個月,從浴室出來時,地面上頭髮掉落的程度,不用戴眼鏡都可看得到。晚上睡覺,才躺下去,公司的事又都浮上心頭腦海,也沒一會兒工夫,天就亮了,又得開車去公司上班了。雖然心中明知這樣很傷身子,但一時之間又沒別的法子,遂再度求助彩光的支持。
從瞭解個案情況的過程可以得知在壓力持續的承受下所造成的影響,明顯持續的作用在內分泌系統與自主神經系統,第一次的支持就只是提供耳朵內分泌療法與神經衰弱線,這是一個簡單有效的療法組合。當以藍光照在個案的自主神經系統穴點上為整個過程的開始時,個案的眼珠轉動的速度就開始慢慢的慢下來,而呼吸也逐漸的加深,隨著安定精神的神門穴的紅光強化,按順序將光照入一側的整組穴點時,緩緩的將個案帶入淺淺的睡眠中,待另一側的整組穴點也領受到光的照入後,呼吸的深度明顯的加沉,再以柔和晶瑩的紫光在額頭的神經衰弱線上穩定和緩緩的來回照射,看到臉部的肌肉再放鬆了些,吸呼也深長了更多,下次再來時,首先就說睡眠的情況有得到改善,但是也好奇於,如何只是在耳朵和額頭照光就改善了睡眠(其實她並不知道額頭有照到光,因為照到那時她已經熟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