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54 – 改善幼兒過敏體質

文/ Holly Lu, 2010.9.19

我是彩光第八屆的學員,很高興有此機會與人分享學習彩的一些心得。
我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來到創見堂,踩入彩光的領域,當初抱持的是閒暇時充實自我,預防頭腦退化的念頭罷了!但支持我持續學習完十個單元的驅力則是因為我兒子的過敏、氣喘的病。

※住在台北市的小孩中,3/4有過敏體質
兒子是在讀中班時開始生病,剛開始時一直感冒,不曾好過,到大班時經抽血檢查得知,他是過敏體質,過敏源有:塵?、蟑螂、蛋白、狗毛、貓毛……。所以還沒開始接受義務教育的他反倒先享受到政府健保的好意,當起慢性病患者來。每兩個月必須持處方簽到醫院拿「鋅硫」服用;居家方面,凡是絨毛娃娃一律丟掉、地毯,丟掉、布窗簾,丟掉改成百頁窗、寢具全部換成醫師推薦的某高價「防塵?寢具」、以及專用的劇毒防塵?洗衣精……。平日,口罩時時準備在手。
再大一些,因健保給付的原因,較高價的鋅硫換成了含類固醇的噴劑(醫生保證,用吸的含量比用吃的少很多,一定要每日早晚噴一次),我只好忍痛照做。為何?因為孩子的氣喘會在深夜發作,發作時躺在床上含著眼淚水對我:「媽媽,我吸不到空氣。」然後像條離水的魚,喉嚨發出氣管收縮的呼嚕聲的模樣深映在腦海中,氣喘發作時無法平躺休息,要人抱在懷中斜躺才能睡下。那時我望著他的睡容一邊度過長夜,一邊心想如果能替他生病,該有多好!
可能是長期用藥的關係,孩子的體質就是比較弱、面色青黃。而我也開始尋求除了西醫以外的方式,心得是:一般健保的中醫是絕對無效的,唯一有效的是某位在古亭捷運站一號出口的一棟大樓內開業的自費門診的張老醫師,小小的診間、配有侯診室以及一間教室供病患及其親屬休息,面對人山人海的人,有時我連教室都進不去。熬過漫長的等待,進去讓醫師看個三分鐘就出來了,一星期的藥費$1,500。但張醫師的藥有效,而且是在幫助調理體質,孩子的氣色有變好,有類似拉肚子的情形,但無法根治過敏。老醫師有囑咐,絕對不能吃冰品、冷飲。
於是我在中、西醫裡擺盪。然後,偶然的情況下來到創見堂。

※學習彩光
剛開始學的一些排毒療法對過敏、氣喘是無效的,但我還是會給孩子照協調1、協調2讓他情緒安好、睡眠佳;第六單元的「出生前療法」(就是在腳上劃線的那個),約有三四天的效果;一直上滿十單元後,沒再出現能讓我覺得可以一試的療法。
沒想到那年約十月,在上葛江老師的彩光考前總復習的課程中,他老人家順口提了個「過敏療法」讓我眼睛一亮,心中又充滿期望。下次,兒子又感冒時,我把他的分泌物–「痰」,放入信封袋中,又把信封擺在下腹的氣海穴位置,搭配了「過敏療法」、「協週1」、「基本毒素療法」。
……
我一直到第二年的夏天才敢確定,孩子的過敏應該算是痊癒。因為整個年冬天,我都沒再給他用噴劑,或去看中醫。感冒了,就用一般毒素排除療法即可。
經過漫長時光的追尋,中班到小三,終於劃下句點。我好似一個小孩,在滿地鑰匙中,一把一把的試著想要打開面前的一道門。在經過無數次的失敗後,我是打開了。但是很多過敏兒的母親,依著個人際遇的不同,選用中醫、西醫、乳酸酵素等保健食品想改善孩子過敏,卻讓體質更差或跌入塑化劑風暴中。
台北冬天潮濕的天侯很適合塵?生存,引發過敏。根據一位有用彩光幫人處理身心問題的學姐表示,依她經驗,求診的人中,有85%的人在經過過敏療法後,身體改善。

※感謝
在學習彩光的過程裡,兩位老師中,藍德老師親切體貼、葛江老師嚴格精準,留下雋永又耐人尋味的話語,如「一般人都覺得愈多愈好、我卻說愈少愈好」、「有些人就是愛抱怨,你們在幫對方照彩光前,一定要經得同意,以免剝奪 她(他)的樂趣」、「你們,不能夠拿著彩光筆去操弄個案的情緒」……。
當然阿BEN老師精確貼切的翻譯,是課程中靈魂人物,更是實習對練中求助的活菩薩。當然,最最要感謝的創見堂的主人–瑪麗小姐,感謝她引進德國的彩光課程,讓生活在台灣的我能一窺這神秘又科學的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