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45 – 彩光能量療法運用實例

文/Ben

個案為小學老師,也負責行政工作。並在工作之餘準備研究所考試,積累多方壓力,因而導致身心失調,經尋求治療後順利通過也獲得學位並任教職迄今。

現已經成家,有二名子女,上有雙親,這原本是極為平凡的生活,但是日積月累之下,還是壓出不舒服的感覺來了,個案原本也有修習一些靜心靈性等修練的法門,不過此次的壓力,似乎是超過了個人所能承受與處理的範圍,當治療師詢問他為何要前來預約個案的服務時,案主說 :「我也曾經運用○○法去處理,但是這次感覺壓不住了!」

於是在創見堂拍攝克里安能量放射分析照片之後,所見到的又是一個壓力耗損了精力的案例,內分泌失調的現象多處可見,在第一次的個案中,初步為個案提供了內分泌的基本的型的療法,作完之後,案主感覺壓力稍減,唯胸悶之情形仍然存在,治療師允其下次處理。

待第二次前來時,表達二件事一為內在的衝突已壓下去了(案主以第三人稱來描述,似是一有意識的個體?!)“我絕不要像學校那位得憂鬱症的老師那樣!”案主如此說;二來表示其胸悶之情形由於工作壓力加上長輩、晚輩等家人陸續住院等壓力之故,已達無法忍受之程度,在為其拍攝克里安能量放射分析照片之後,見案主的淋巴流動在個案的個個反射區都明顯的呈現出來,顯現出壓力已經進一步造成淋巴系統的負擔,胸悶的情形如果不能緩解,案主的心情恐會更加受到影響,治療師讓案主趴在治療床上,施予淋巴療法,持續進行一段時間之後,若治療師觀察到案主不自覺的開始吐出長長的一口氣,並開始呼吸,回應治療師的詢問說感覺開始放鬆下來了,由於德國的彼得曼戴爾博士研究彩光能量療法的各種療法時,都有將其原理詳細說明,所以在觀察到克里安照片時,推斷其胸悶的情形可以用! 淋巴療法助其放鬆下來。待案主的背部持續的起伏而覺得胸腔放鬆之後,治療師請案主翻身仰躺,開始第二階段的療法,此時以其內分泌的調控器官都已處在長期的壓力之下,極待回復正常的操作功能,遂施以協調器官的療法,逐一的透過德國彩光神秘能量醫學系統特有的反射區檢測大腦深處訊息出入大腦皮層閘門-視丘。內分泌系統的最高統帥也是內在環境的調控者-下視丘、腦下垂體前葉的腺性垂體與後葉的神經垂體調控著全身的各種生命機能,生物時鐘的松果體、連結左右腦半球的胼胝體,生命機能中樞的延髓等重要的生命機能調控的腦內器官都在此獨特又簡捷的檢測法下一一被檢測和施以各色不同的彩光的照射,個案也逐漸平和下來,以致呈現出放鬆的表情。接下來因為每一個彩光的個案都是量身訂作的特製療法,所以第三階段是以調和心靈的衝突解決療法為主,之前的二個階段的療法都是以作用在生理的層面為主,而現在這個療法則是從調節腦部發展的三個不同機能與層面大腦皮質、中腦、腦幹的高階療法,在依照療法程序照射時,個案的眼球似是逐漸的靜止下來,不似一開始以來的輕微移動或是快速的轉動,此時的靜止的狀態似乎表現了連! 日來生活、工作、職場、家人、醫院病人的照顧的往返…等諸多的難以調和的衝突都漸漸的從紛亂的腦中一一的平服了。

等治療師將個案自治療床上輕輕地喚醒,案主向治療師道謝說,真的很放鬆了,胸悶已經消失而“他”也離開了!

治療師並未以此為滿足,囑案主回去後,儘量放輕鬆,並留心覺察身心的變化,於下次前來時再看情況的進展,個案在下次前來時,表達胸悶已有減輕的情形,但是“他”仍又回來了,“很想真正的除之而後快!”—案主如此說。

治療師提供一則修行人將禪境中的幻覺不再仇視為魔怪而視為個體的一部份最後得以整合生命的故事予案主,案主聽完後在討論個人的心境後,以自己的口氣說出:“我希望能夠整合內在自我的各個部份!”治療師於此時覺得個案在保有如此心境之,治療師所提供的各種調和衝突或是內在的療法,終將會展開支持案主心靈整合的力量,而達到陪伴案主走完全程。

於是在提供了調和內分泌的療法之後,配以又能排毒推動淋巴流動,又能平衡前面照的調和療法之陰線療法,之後再加上較簡易版的整合療法,個案於結束時表達獲致近日來難以企及的內在平靜。

治療師仍未以此為滿足,沈靜地告知案主,平靜地享受生活,沈靜地處在當下,留意身心與壓力對應的變化,必要時,尋求一般的管道求助,待下周個案再前來時,表達有去求診西醫,找到處理胸悶與胃酸的藥物有效處理,目前只希望能夠調和內心的這股日趨減緩的“力量”,於是治療師除了給予減緩身心壓力的進階內分泌型的療法之外,再配以調和衝突的療法,一再地化解由於生命成長過程產生的行為模式所導致的內在壓力而形成的衝突,最明顯的就是照完這樣的彩光療法之後,由於衝突所產生的內在不和諧的能量訊息場又一次的得到調和。

在接一下來的幾次個案之中,個案逐漸能夠以自身的能力調和生命所加諸於身心上的各種情況,也有信心自己過一個成年男人的生活,於是在治療師的祝福之下,結束此一段療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