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44 – 運用彩光能量療法處理中年危機與疼痛

文/ 陳柏宇

一、中年危機
已退休了的中年男性,也曾見過大風大浪,只因肌肉酸痛來嚐試彩光穴位的照射,但是拍攝了克里安能量照片後,一經分析,以其中指之影像已經壓縮為原來接觸面積之1/3了,連完全沒概念的他也不禁好奇於,是否是由於拍攝過程手指稍有移動的關係,但是其它的手指都沒有特別的改變,只好對於這樣奇特的現象抱以好奇的心情了,在其中指內,若以一個完整的人站立於其中的話,這個假想中的可憐人,已經被壓到只有1/3的高度了,以這樣的觀點來看,內在處理壓力的方式,恐怕有一大部份是儲存在內心之中了,當治療師詢問以這樣的口吻時,他竟然說:「那不然要怎麼樣呢?」言下之意,難道還有其它的辦法嗎?壓力不都是這樣處理的嗎?再看看中指對應到頸部背部膝蓋等部位,都有著非常濃密的黑點,指出了壓力可能透過這些部位,呈現出較為吃重的地方,治療師再度詢問是否在這些區域有不舒服的情形,個案立即表! 示認同,表示照片忠實的呈現了身體承受壓力的部位。

處理壓力的療法也有許多種,再看他的照片左右兩邊也不太相同,明顯的就是可以透過協調療法來協助身體平衡這些壓力的狀態,於是擬了協調療法的療程,為其照光。

協調療法是以腦部的各個重要器官的協調全身的重要功能而著稱,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器官為“邊緣系統”,此系統在“情緒反應”的控制上非常重要,在“記憶和學習”的腦部功能上也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情緒反應當然和面臨壓力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可以一再詳細的加以討論,總之這個療法有其強度,再加上個案本身就是有著酸痛的問題,所以前二次的療法是以排毒療法,和疼痛療法為主,到了第三次,才真正的處理其“邊緣系統”,如此為個案進行溫和而易於接受的療程,到了第三次時,更加以紅外線光照射此療法的穴點後,才為其照射該療法所設定的顏色,看著個案的身體逐漸的放鬆下來,訴說著心情也逐漸的穩定下來,知道該療法正漸漸地提供身體平衡功能時所須的訊息和能量。當“邊緣系統”的療法照完後,按照彩光穴位療法創始人彼德曼戴爾博士所建議,再配上另一個具有促進新陳代謝,排毒的“陰線療法”,因為“邊緣系統”療法主要是在身體的陽面—背面進行,治療師不禁佩服彼德曼戴爾博士當年來東方學習針灸的用心,以在腹部(陰面)照光! 的穴點來平衡“邊緣系統”療法在背部的多點照射的效應。而此“陰線療法”又另外有著協助到腫瘤,結石及退化性疾病的功能。

如此交互地利用克里安相機所拍出來的客觀的照片,提供了適時的療法抉擇的參考,幾次的療程下來,個案連睡眠都覺得有所改善,當然全身肌肉的狀況也改善,早上就出去運動了,治療師甚至建議常利用台北市便利的交通,多多到近郊的大自然去,當然更加能夠支持身心的平衡,享受良好品質的人生。

二、疼痛療法小處方
現在的人生似乎都或多或少的離不開疼痛的“關照”,不論年齡,不論體能,不論性別,真是所謂的一律平等啊。

感謝德國的神秘能量醫療學會的彼德曼戴爾博士,特別對此用心的研究,也利用紅外線的穴點的照射,來提升療癒疼痛的成功率,在治療師服務的生涯中,多次應用彼德曼戴爾博士的紅外線光和“疼痛療法”系列來幫助個案們減輕或消除疼痛的困擾,記得一次是已經末期的患者,連躺上治療床都因腿部的劇痛而只得下床坐在沙發上接受照光,這痛連家人都不忍在其最後的時光中還要有這樣的承受,這時也不適合脫下衣服照腿部,治療師只得在身體上尋找最便利而可利用的部位,選定了耳穴的療法,找到耳穴的相應部位,先用電磁針的脈衝,就減緩了部份的疼痛,再用紅外線照射,在幾秒鐘之內,竟然就將腿部似乎就要發作的痙攣給平衡下來了。也就是如此,治療師才得以繼續原本預定的支持性療程。

有時候或許是因為身體的姿勢欠佳而有著大面積的疼痛,如背部的疼痛,這時拿光照穴點也好像不太夠,於是拿出彩光筆盒中的另一項法寶“寬口平頭筆”,這平頭筆有著相異於錐尖聚光的金字塔錐尖頭筆,反而是直徑超過一公分以上可以提供大面積的照射,這時候將藍光的筆頭或是筆蓋接上去,開始平和溫柔地在疼痛的整個部位,緩緩地來回的劃著,就好像是用藍光來撫平這疼痛的火燄,甚至偶爾更換具有排毒和消炎的綠光,就這樣往往在幾分鐘之內,也能夠為身體帶來安適的感受,也或許為國家節省下了部份的醫療資源,讓更須要醫療資源的人更能夠享受醫療保健的照顧。

彼德曼戴爾德國的彩光大師

彼德曼戴爾這一位德國的彩光大師,其實有許多利用光而讓人重回有品質的生活的案例,他常說的就是:“利用光,將覺知帶入身體,帶入心靈…”真的得感謝彼德曼戴爾博士,葛江老師,馬克蘭德老師數位老師和創見堂堂主李瑪琍女士這十多年來堅持地將操作簡單的彩光能量療法療法帶入台灣,也讓世間受苦的心靈得以有另一選擇的機會與途徑來釋放與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