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42 – 彩光能量療法運用實例

文/Ben

案例 1:
女性個案卅餘歲,由於腰椎和腕關節的疼痛前來,以彩光疼痛療法來處理,先以額頭上的“神經衰弱線療法”光譜色紫光劃線,再配以四種靈魂靈性色依順序在耳後顳骨來回緩慢劃線,個案就開始感覺到全身放鬆的舒服感,加上在耳後顳骨十二個身體對應部位之紅外線照射,並直接在疼痛區域上先以藍光照射,再附帶以紅3綠1疼痛十字療法,直接照射因為目前極為普遍的打電腦以致於手腕關節的疼痛,最後加上整體調節的排毒療法,總的來說個案有明顯減輕的感覺。
第二次的個案時,則基本上以上述的療法處理之外,加以紅外線照射頭頂上身體地圖的關節區脊椎椎節區,和紅外線照射頭兩側的疼痛中心點,以及彩光能量模型的折疊人原理,在胸部的關節反射點上以紅外線和紅光照射,再配上淋巴十字排毒療法,更加改善了疼痛的情形,回去時睡眠情形也有改善,當再下次前來接受個案時,並未再度表達有明顯疼痛的情形,但表明因為長期有工作上的壓力和人事上的衝突,以致於服用過抗憂鬱的處方藥物來處理情緒上的困擾,卻因為服用藥物導致意識上的不適已停止服用有數年之久了,對此種憂鬱心情的情形,先為個案提供調節情緒能量的“邊緣系統線療法”和平衡及排毒功能的“陰線療法”,再次前來時,表達在情緒上較有平撫,但是對於外在的人際交上往有著無力的感覺,以及對於與他人意見不合爆發衝突的恐懼,對此為個案提供彩光能量療法配上“神秘能量精油療法”,先以“回歸中心線療法”幫助其整合自己歸於自己的中心,再照以“靈魂靈性色智齒後區療法”改善由於壓抑表達壓力夜夜磨牙的情形,並為個案提供數週的“靈魂靈性色父母親原理能量平衡療法”加上排毒療法,以調節內在基本能量衝突的情形,並囑其以神秘能量精油照翻譯清楚的說明書所述,經常塗抹於「恐懼區、夥伴關係區、喜?區」,或經常參照說明書如貪婪區或心靈區以調節能量與情緒,經數週之後個案表達由於內在較之前更加的整合,以及經常使用神秘能量精油的幫助,已經能夠更加平靜的與人相處並和順的在職場上工作,也進一步表達出想要加深對自己內在的瞭解和提升自己的處世能力的意願,於是建議可進行彩光能量療法的“回溯療法(傳導體傳播療法)”,加上神秘能量精油的“夢區療法”,藉由對自己生命的回溯與探索進而更加瞭解而整合自己。
由於傳導體療法為一獨立療程的療法,或可再於未來分享傳導體療法的過程與收獲。

案例 2:
個案來自一不甚快樂的家庭,由於罹患精神分裂症的家人,在病情發作時,曾經失控地毆打過此個案,對此,她並不想再增加全家已經沈重的負擔,但是受到驚嚇的心靈卻也從未被照料或平撫過,一時之間也似無人存有多餘的心力去顧到角落中這顆受傷的心靈,大學畢業後,甚至無法發揮所長,為自己覓一適當的工作,而勉強以行政或工讀的方式,為自己掙些許生存所需,由於陪同照顧罹病的家人四處求救,趕鬼的道士,超拔的法會,無役不與,當勉強接受好友的建議,前來領受彩光能量療法的照顧時,已經是改入教會的懷照,對人生說實在也不知該如何面對,當面對如此長期處理壓力下而導致內分泌失調的個案時,首先就須照亢達里尼線,果然照過之後,能量開始流動,再接著以正規的內分泌療法逐步逐點的照射,個案也逐漸的放鬆下來,雖然當事人? 放鬆了下來,心中深怕由於砥觸到當事人所接受到新加入宗教所告知的教義,頭腦仍然多疑的不停的發問,整個個案的時光就在持續的回答問題之中渡過,但是即使是如此,在治療師耐心的回答所有的問題之下,個案仍然感覺到身心的放鬆,心裏也在計劃著該如準備再度前來接受光的療癒力量,當個案結束時,治療師試著給她一備溫暖的擁抱,她竟然表達出不太輕易能夠與他人有擁抱這樣接觸的經驗,所幸治療師和她的連結已經建立,她也開始有了一個與彩光能量療法治療個案的關係,雖然無法如一般正常工作的人定期前來接受彩光的療癒能量,但是長則一年,短則數月,她總會前來安排個案,瞭解她的狀況,治療師每每加倍的鼓勵她,也自動的延長個案的時間,知道在個案室中,即使不是在照光的時間,在每一個互動的過程中,對她都是一個重要的支持,而每次前來照光時,能量的狀態每多為內分泌失調,完全如神秘能量醫學彩光能量療法對人研究所獲至的結果一般,所以每當個案領受各種內分泌療法後,帶著舒服的感覺回家時,更加肯定持續的成長與接受彩光的治療,有時治療師將特別的治療用的啟動水晶放在個案的身上時,個案竟然體驗到深層的平靜,幾乎在個案時間深深地沉入夢鄉,當然這是在她又述的宗教,而允許自己接受水晶的治療從而領受的感覺。有時治療師提供靈性層面的靈魂靈性色療法加入個案的治療之中,看著她深深的進入平靜之中,雖然由於時間所限,但當緩緩召喚她回來時,聆聽她怡悅的分享,心中著實感謝著彼德曼戴爾和葛江與馬克蘭德兩位德國老師與創見堂多年來持續的將這珍貴的寶藏分享至台灣來,讓許多人得以領受此溫和又非侵入性的彩光能量療法能量平衡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