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41 – 傳導體傳播療法心得

文/陳柏宇Ben & Susan

彩光能量療法療法來台灣才短短7~8年不到,卻已經有許多療法介紹給國內的習者了。可能是我最喜歡的緣故,這些年當中,竟然大都是給傳導體傳播療法的個案。這個療法也蠻奇特的,又不談治病,又不談放鬆,可是按照它的說法,竟然是處理生命本身,以致於它又有一名稱叫作“生命回朔療法”,起初在給這樣的個案時,懞懞懂懂的照著的程序為個案在頭部照光,後來一再感覺到在自己身上隨著個案有不一樣的感覺,而個案自己本身也各有不同的覺受。 以下舉一位個案(Susan)的心得來呈現這個療法的特色:(文/Susan)

今天的靈魂靈性色傳導體彩光能量療法個案給了我非常特殊的體驗,在作個案之前,我帶了靈性平衡油aura-soma 的 aura jin數字色彩療法一書去給Ben,以其書中之色彩能量與靜心穴道的療法,與Ben的彩光能量療法專長有關,沒想到Ben立即接通了Vicki的頻道,我則是在糊里糊塗中也跟著同步感受到了能量。看到赤子之心的Ben對宇宙能量、對上師們的虔誠與感恩,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原來虔敬與感恩可以帶來如此美妙、龐大的勢能,這真是為今天所要作的個案帶來了殊勝的前行。

開始進入個案治療時,我就一直感覺整個人籠罩在光中,與前幾次所作的個案有些不同。進入治療室後,一接觸到治療床,就感受到與平穩、細緻的精微能量一起共振,非常的舒適,逐漸的進入了休眠的狀態。

可能有好一陣子失去了一般的意識,該是跑去夢周公了,卻又感覺到釋放了許多潛意識深處隱微的負面能量。當意識慢慢回醒過來時,覺察我仍然在光中,感覺到一陣能量直往尾椎聚集起來,然後大量的能量往膝蓋、腳底直直下去,接著腰部一陣酸楚,右腳底、左手抖了起來,也許這就是能量的釋放吧!下半身覺得很酸,卻也很熱。能量不斷的循環運轉著…眼睛闔上進行個案中的我,一直持續地看到金剛亥母在虛空中出現,紅色的身,手持法器,右腳微彎。當時,我的整個下半身,雖然覺得酸疼卻也感知到能量在流動,對此狀態我只是抱著信任與覺知的心態。

(現在想起數週前不久給Ben作的靈魂靈性色傳導體個案中,曾看到在虛空中出現大蟒蛇的影像,當時能量一直在整個脊椎裏循環著,也是非常的熱!)

在此次個案將要結束時,Ben 將幾顆神秘能量治療水晶分別放在我臉上不同的部位,我就這樣額外享受著這具有特殊色彩治療水晶的療法 (神秘能量水晶治療原本並不在傳導體個案治療項目之中的!)在這放鬆的閉眼靜心之中,我見到了巨大的白色水晶柱,自心輪上方生起,充滿能量,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感恩。

有趣的是:當此次療程結束後,我一開始向Ben 分享說:我覺得在今天的個案中並沒看到什麼特別殊勝的勝景,然後卻又不知不覺地告訴他說,在今天的個案中一直見到金剛亥母的事等等。Ben聽我說完過後,再回過頭來向我提醒我所看到的景像,我才發現原來我在個案中一直期待著殊勝境界的出現,所以對所出現的種種都認為沒什麼而幾乎錯失過去了。其實在療程中所發生的一切,內心或頭腦實在不必多費力氣去加以分析、解釋,就只要在當下去信任這整個的發生就可以了。對我來說,二年前作過初階的光譜色的傳導體個案就有很多的收獲了,而在今年此時作進階的靈魂靈性色的傳導體彩光能量療法的療程,是上師對我的指引。我一直定不下心來專注地選定一個法門來修持,心裡對此有些著急,因為我的身體在生理上,已經隨著年齡而逐漸老化,思及無常隨時將至,實在不能再繞圈子空轉了。而彩光能量療法的傳導體療法,幫助我在修行道途中業力轉化的方式,就是幫助我一直的去觀看到,去覺知到。種如是因,得如是果,不管善果、惡果,唯有一顆歡喜受報的心。對修行人而言,彩光能量療法特別是傳導體療法實為一個殊勝的方便法門,幫助我更加的認識到自己,也更覺知到自己。而且Ben也能在佛法的修持上,分享他的看法,對我幫助很大。而今我已確立了修行的方向,而且正朝著目標前進,這真是一個非常大的收穫。另一方面,我也在身體上配合著Ben所建議的甩手動功,來加速細胞的活化,更可以讓頭腦更加的清明。忍不住要隨喜我自己竟有這麼好的因緣與助緣。Ben 謝謝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