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40 – 彩光能量療法與身心的平衡

文/陳柏宇Ben

在初學彩光能量療法時,其實並不真的瞭解什麼疾病發展的過程是什麼東西,也不明白為什麼還要大費周章的列出由於內分泌腺體的功能不足所導致的各種疾病,到底這和我們所要學的“照光”有什麼關係呢?!

隨著接觸個案的增加,不禁覺得像彼德這樣的德國人在開口說話,發表言論之前,其實,他已經經過縝密的思考過了才說的,那就是:幾乎各種的疾病都是源自於內分泌的失調 !這話在今天來看也是相當成立的,人的生存史中本就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壓力,生理的本能為了生存,自然產生了各種反應,而要身體產生反應,除了神經的運作外,更須要內分泌腺體供獻出賀爾蒙來,無論是短期的生存反應,亦或是長期的生活壓力,無不須要身體分泌出賀爾蒙來因應。

綜觀現在的生活,不論是快速的生活步調,或是不良的生活習慣,以及生活中的各種事件,如選舉活動,婚姻,死亡,考試,工作,無不增加吾人對壓力的承受,只是承受的壓力強度卻因個人的內在、外在因素而有所不同。可以換一種說法,所謂的壓力就是我們對於外界環境的反應方式與能力,我們的內在會決定以戰鬥或逃避的方式來處理所面臨的情境。簡單的說就是現在人面對各種壓力之下,簡直是無所遁形。長期處在這種狀態下,內分泌的消耗造成人對壓力的反應逐漸減弱,甚至生理疲乏與耗弱,一般人不論是知道處在壓力下或是對於自己長期處在壓力下甚至有焦慮而還不自知,但是只要是覺得全身不對勁,又不像是生病,通常就會說是內分泌失調,或是自主神經失調。所以我們來看一看壓力與內分泌的關係:
從各大教科書上對於內分泌都可得到大約一致的說法,首先從學理上來說,內分泌系統大致上可分為:腦下垂體;腎上腺;甲狀腺;性腺;副甲狀腺。除了副甲狀腺之外,壓力對其他內分泌器官皆會造成一定的影響。根據多方研究所知,在面對壓力時,人體的生長荷爾蒙(GH)、性釋素釋放因素(GnRH)及甲狀腺激素(TSH)等,皆會受到抑制,而造成這些激素分泌受抑制的主因,是因為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激素(CRH)之過度活化所造成的。

如果我們的人體長期處於壓力下,因上述內分泌調節的異常,將可能導致骨質疏鬆、肌肉的質量減少以及代謝症狀群(metabolic syndrome)的產生。由於促腎上腺皮質激素的釋放激素,會直接或間接地影響到人體的自律神經、免疫調節、神經內分泌等系統及行為模式,因而此激素的過度分泌可能會造成憂鬱症、飲食行為異常、強迫症、恐慌症、神經性侏儒症、易感染、易得惡性腫瘤等情形。

此外,也有人因長期的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激素過度活化,反而造成人體對此激素的反應疲乏,會表現出皮質素缺乏及虛弱無力,所謂「慢性疲勞症候群」指的就是這種情形。

因此由以上所述得知,“壓力”的確會造成一般人所說的內分泌失調。壓力太大更會為身體帶來不少壞處,但是如果能在生活上學習如何避免壓力的累積,如重新安排工作,改變認知的模式以及各種靜心、禪修的方法,都或多或少,可減輕因為壓力引發之文明病。

不過在學習彩光能量療法的過程之中,也學習到了寶貴的一點,就是我們不是去治療這些病,因為治病是醫師的工作,我們只是運用有各種不同顏色的光照在不同的穴點上,起到了按摩,傳導的作用,而達到令人放鬆而愉快的效果。

必竟萬病起自於壓力,我們從源頭上將壓力的作用釋放掉了,下游的病症也就好治多了,不是嗎?

有許多朋友因為壓力環境的因素而造成了身心上的困擾,有一次有一位中年男士,前來照光,在整個彩光的個案之中,一直不停的發問,真奇怪,一般的人都是巴不得靜靜的享受照光的個案過程,而他卻一刻也停不下來,他所拍的克里安照片的結果是非常明顯的內分泌失調的模式,無論他問多少個問題,我手中照的光卻一刻也不曾稍停,所照的點都是選定處理內分泌失調的點,當然我也一直不停地回答他有關內分泌的問題,與這些穴點的特性,總之照完之後他開始感覺到些許的放鬆之後,他才在個案結束時告訴我他患了憂鬱症,曾經服過藥物,但是由於從事法律方面的工作,想找一個比較輕鬆的方法,而我並不會治什麼病,只是運用彩光的內分泌療法,不時的在每次的個案中附加上相關的排毒療法,或是衝突解決療法等,到了約十次的療程之後,他告訴我說他覺得可以了,而我也非常高興的祝福他能夠脫離病苦,雖然我沒有什麼憂鬱症的療法,而我也不會治這樣的病,但是我很高興能夠為他的內分泌平衡作了一些事情。

另外一個也是憂鬱症的例子,一個年輕約20多歲的男士,現在還在讀大學,告訴我他患了有憂鬱症已經一段時間了,前來時仍斷續的有在服藥,我明白的告知他說,我並非醫師,也更不想取代醫師的工作,只是運用彩光來幫助朋友們能夠更放鬆下來,而他的治療或許可以變得更輕鬆,更有效,他也明瞭我所說的話,而我運用腦部各協調器官的療法,諸如視丘、下視丘、腦下垂體、松果體、邊緣系統、胼胝體、延髓等的療法與治療點,再加上內分泌的療法,逐漸的讓他有較佳的感覺,必竟他還是個學生,並不是每個禮拜都能夠前來作個案,只要每次能夠讓他感覺不錯就很讓人高興了,所幸他每次覺得受不了時都還記得有彩光能量療法這樣的一個選擇,也還好他每次離開時都覺得比來時來輕鬆些也快樂些,附帶提一點,他也很愛問問題,只是他會先準備好一張表,問完了問題之後才開始我們的彩光治療個案。最近一次是因為發生了一個車禍的事件,在與肇事者溝通的過程深受刺激,促使他再來照光,我先用腦部協調療法,平衡他的頭腦,看到他的眉頭與呼吸逐漸的和緩下來,知道彩光又幫助到他了,之後再選一些內分泌平衡的療法,再雞婆的加上彼德曼戴爾最新開發出來的神秘能量治療水晶,當我選好了這幾顆水晶分別放在他的臉上的不同部位時,他的放鬆變得更深入,呼吸也變得更慢長,如此加長了30分鐘的個案時間才喚他起床,果然他覺得人放鬆了許多,也不受該事件的影響了,在我的祝福中他平靜的回家去了。

另外一位是已屆更年期的中年婦女,兒子都已經讀大學了,在工作中產生的壓力不知不覺的留在身上而造成了憂鬱症,前來時,我也是清楚的告知她,我們運用彩光來調節壓力所造成的影響,並不會去對她的“病”作什麼治療,一開始也是運用內分泌的療法,她開始覺得放鬆下來,再加上腦部協調器官的療法的治療點,看她更放鬆了。下週她再來時我不但運用內分泌的療法,以及腦部協調器官的療法治療點之外,再加上彼德曼戴爾新設計的調整腦波的腦波儀,說起這個儀器也是非常的優,它是一種內建數十種調整腦波程式的溫和非侵入式非強制式的腦波調整儀,在照完所有的彩光治療點之後,我為她用上腦波儀,選定了放鬆的模式,讓她多享受30分鐘的腦波調整之後,才喚她起床,看她那放鬆的樣子,令人放心,她帶著我的祝福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