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39 – 鐵齒老公奇遇記

文/佚名

鐵齒老公雖然做的是廟樑彫刻工作,可是從不信鬼神,常常口出不遜。記得十年前,有一次行經行天宮附近的儐儀館,老公說:「鬼!那有鬼!世界上的鬼都是編出來騙人的!如果真的有鬼,我怎麼看不到?」

當天回家後晚上,鐵齒老公開始上吐下瀉,軟趴趴的倒在地上爬不起來,半夜去淡水馬階醫院掛急診,醫師診斷是中樞神經失調的毛病,打了好幾瓶點滴。即使如此,鐵齒老公仍不信邪,他說是巧合,仍然在嘴上不肯吃一點虧。這次終於碰到更離譜的事了,鐵齒老公經過了這次驚嚇,總算不敢再出言不遜了。

故事的起因是這樣的,上個月初,鐵齒老公去台中做古蹟維修,因為工作地點離家裡路途遙遠,所以晚上住宿在宿舍裡,每逢星期六日才回家。老公說:「在那兒工作,覺的屋子很怪,毛毛的,潮溼陰暗感覺很不舒服。」

在台中工作了一星期,晚上還要加班工作,因此星期五晚上回來後,老公好像很累的樣子,馬上呼呼大睡,而且半夜裡鼾聲如雷,打鼾聲特別怪異,從來沒有如此打鼾過的老公,很不尋常,我想老公工作一定很辛苦很累。

第二天,星期六早上起床的時候,老公說:「怎麼辦?右邊眼睛看不見了,好像不能對焦,看到的是上下重疊的人影,我的眼睛看不見了!」

這下代誌大條了,看不見是何等嚴重的事!我們馬上去國泰醫院掛急診,急診的住院醫師做了些檢查,眼壓…等的檢查,發現除了右邊眼睛比左邊腫以外,看不出個什麼明堂。

住院醫師告訴老公二個比較可能的原因,『第一個』懷疑是臉部神經的中風,可能臉部有一條神經不工作、麻痺了,所以影響到視覺神經導致無法對焦。『第二個』懷疑的原因是腦內長腫瘤,壓迫了視覺神經…。

住院醫師說:「暫時看起來沒有大礙,先回家觀察看看,如果後續症狀明顯出來了,比如說,中風的症狀明顯出現了,馬上回到醫院來診治。如果都沒其他症狀出現的話,星期一早上掛神經外科,再安排後續檢查,看看是不是腦部或神經的毛病。」

得知這個結果,我們一家三口緊張死了,吞了好多花精水(巴哈花精水有平衡情緒的作用),然後我告訴老公:「幫你做彩光能量療法吧!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看看另類療法有沒有辦法幫助你,你不相信也沒辦法了,現在也只有試試看一途,如果腫瘤已形成的話,只有開刀的份。」

鐵齒老公再也不敢鐵齒了,馬上躺在床上讓我幫他做彩光能量療法。幫他做了虹膜十字平衡療法,平衡身體的左右邊肌肉。再做了協調一及紅外線的療法。我告訴老公可能是臉中風,因為只要是與中風有關的穴點,老公都說:「痛」。

當用彩光筆的光線去照這些穴點的時候,從老公臉上、身上放出大量的黑氣,(我沒辦法向各位解釋,為什麼看得到黑氣,因為我也不曉得,為什麼自己可以看得到黑氣,起先我以為每個人都可以看得到的,可是事實好像並非如此。)

接著老公說他要睡一下,醒來後他說:「好很多了,眼睛已經比較對焦了。」我想時間就是金錢,即然這些療法有效的話,晚上睡前又幫他做了一次彩光能量療法,這次仍然使用了紅外線療法,衝突解決療法,及耳針。星期日早上起來的時候,老公高興的說他完全好了。

我說:「那是鼠靈,因為治療的時候,放出黑氣的同時,看到了毛茸茸的身軀,雖然沒有看到全部的身體,可是直覺那是鼠靈之類的動物靈附身。」「如果星期一去看醫生,檢查不出毛病的話,那我敢肯定100%是動物靈附身。」

星期一老公去國泰醫院檢查,醫生說:「如果是輕微中風的話,不吃藥最快也要一、二個禮拜才會慢慢好起來,沒見過這麼快好的。」醫生安排了腦部檢查,檢查是不是腦部長腫瘤。又過了一個禮拜,鐵齒老公去醫院看腦部檢查報告,果然沒事,醫生甚至懷疑老公小題大作,說話太誇張。

老公又去問了眼科、內科的醫生,得到的也是同樣答案。有了這次的教訓,鐵齒老公再也不敢鐵齒了。以前老公總是嘲弄我,學什麼另類療法,一點用處也沒有,甚至為反對而反對,經過了這次事件後,給了老公機會教育,我說:學了這些另類療法,最先受惠的也是家裡的人,其實你很幸福說,至少免去醫院拔涉及皮肉的痛苦,更不用去找什麼宮問事,少花了很多錢!哈

其實當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反而幸福,像我這樣看見又無法與人分享的人,反而辛苦,不過自從去了魔法學校上課後,認識了很多與我同樣的人,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一山還有一山高,能認識這些同學們,真的感到很幸福很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