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34 – 回溯療法(傳導體療法)經驗分享 整合迷失的自我!!

文/平欣

對我來說,傳導體療法結束了喪母之後的混亂;整合了迷失的自我,並且讓我更成熟、有自信。

回顧二十幾年的人生,一直像無頭蒼蠅沒目標的活著;對於自己是誰、活著要做什麼,都沒有頭緒。每天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偶爾胡亂一頭熱的追求並非真正篤定的事物,雖然常常感到內心的衝突,但是因為我有一個很棒的門徒老媽,在她充滿愛、了解與支持的羽翼之下,日子竟也不算難過。不過,去年她因為癌症末期過世以後,我的生活頓失重心,加上周遭人事物的改變,著實消沈了好一陣子。

一直跟控制欲很強的爸爸處不好的我,在媽媽走後,不得不正面跟爸爸打交道。因為答應媽媽不再跟他吵架,只好隱忍著憤怒而讓自己氣得牙癢癢的。家裏也因為失去了靈魂人物不再像一個家。仍在念大學的我,身體原本就因為偏頭痛而虛弱,那段時間更因為腎等泌尿系統頻頻出狀況,常半夜跑急診;腦子則一天到晚想著人生、死亡等等的問題;加上一直很排斥念書,覺得活著難道就是過著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後死前一大堆遺憾嗎?內心一股強大的力量抗拒著眼前的生活,掙扎了幾個月後,雖然再一年半就可以畢業,我還是退學了。現在回想起來,那是一種沒有明確對象的、對媽媽過世的深沉抗議吧。

退學之後,對自己的未來一片茫然,為了想要整合自己、悼念媽媽,也順便逃離所有的人事物、靜心思考,我再一次踏上普那奧修社區的土地~那是只屬於我跟媽媽兩人共同的回憶的土地。原本以為可以好好整理喪母的情緒,沒想到卻認識了現在的男友,情緒由悲轉喜,沈浸在愛的喜悅當中。這趟悼念之旅變成小蜜月,兩人還規劃回台灣後共同生活,一切是那麼的美好,使我認為終於擺脫了悲情,朝向新的開始出發。

回到台灣,面對不像家的家,一直存在家庭成員間的問題,我並不想解決,一心一意只想趕快離開。但是跟男友的關係每況愈下,跟男友一起生活的計劃生變,我感到既挫敗又迷惘,一下子又回到失去媽媽的深沈悲慟,每天悶悶不樂、像遊魂一樣無根地飄浮著;雖然並不會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是我已經不再重視自己生命的福址。就在此時,接觸到傳導體療法。聽說許多個案因傳導體療法走出新的生活,我也躍躍欲試。而我的傳導體療法是合併花精療法做為輔助,因為我屬於敏感、情緒起伏大的個性,花精可以幫助我在每週個案的中間,穩定情緒,保持在自己中心。   在做這套療法期間,我每天寫日記,儘量將身心的細微變化捕捉下來;並在個案前一天晚上,做好一週摘要,個案一開始我先對治療師做簡報,好讓治療師能依據我的狀況開立花精處方,接下來才開始接受彩光能量療法。

記得第一次的個案,治療師問我,希望做完整個療法之後能夠有什麼改變,我的回答是,希望跟男友的關係能夠有一個整理並且走出悲情。在頭一個月的治療期間,內在的聲音不斷告訴我:「我不夠愛自己。我應該要結束這段關係。」。但是一方面對兩人之間感情的變化,一直理不出明確的原因,同時也沒有勇氣當面跟口才犀利的男友說分手,所以一直拖著沒有處理。再加上,想念媽媽的心情不時來襲,整個人就好像是泡在悲傷裏面,每天都難以振作。治療進行一個多月後,我心想:「向外尋求幫助、做個案治療固然是需要的,但是我自己也可以試著幫助自己。」於是收起懶散跟沈重心情,認真的做靜心以及用心走路,使自己的雙腳跟大地更貼近,更能夠向下紮根(grounding)。或許身體得到足夠的,自己的、彩光能量療法的支持,我開始改變。

自那時起跟爸爸講話,不再沿用過去的模式、沒有耐心,並且以全新的角度看待爸爸的角色。他不過是個中年的、喪偶的傳統男人罷了,並沒有那麼十惡不赦,我不需要跟他敵對。他的年紀大了,性格上不可能做太大的改變;而我只要願意放下身段、改變心態跟他相處,我們之間其實可以很融洽的。當我明白這一點的時候,一種海闊天空的感受,前所未有;只是那麼簡單的一個道理就可以改善我們父女之間的問題,我卻跟他爭戰了十多年才明白。雖然為時不晚,卻遺憾媽媽不能同享這份融洽。

心比較定了,我開始整理跟男友的關係。在這段關係中,我並不能得到男友的尊重與關愛,而且他的心裏好像還有另外一個人…。很顯然的他不是我想要的對象,慢慢的我不再跟他連絡,他來電我也不接;想以疏遠的方式結束關係。沒想到他卻因此發現心中對我的愛,在一次懇談中我們表達了對彼此的情感、希望對方調整的地方,我們決定再給彼此一個機會,好好的相處、經營關係。

距離治療做完只剩下幾次的個案,已經清掉很多負面的能量,應該整個人會比較輕鬆跟愉快才對,但是我又經歷另一波的情緒。由於窩在家裏已有半年以上的時間,既然已經沒有在念書,理當出去工作,而非不事生產的每天賦閒在家;就算爸爸不說話,自己也隱約覺得自己像個廢人。就這樣,剩下的幾次個案都徘徊在這種自我譴責當中,我知道自己急欲表現、展翅高飛,但身體狀況讓我對於出外工作又期待、又怕體力不能負荷。在自相矛盾與不安中,個案全部做完,可是我卻沒有完成跟確定的感覺。治療師要我再感覺一、兩週看看,若是一直持續那些感覺,再回去找他。

為了抑止情緒低落的不舒服,原本的靜心跟走路之外,我加入了游泳的運動。在水中我很能夠放鬆,我愛極了跟水遊戲的感覺,使我在其中忘了頭腦。慢慢的,兩週左右的時間,我感覺到來自彩光能量療法所有的光確實進到身、心、靈各個層面滋養著我,整個人的心情穩定而愉快,此時我明白治療到此終於告一個段落了。對於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有了一個初步的藍圖:先搬到男友所在的城市,找一個體力可以勝任的工作,再慢慢開創未來的可能性。我相信順著自己的感覺走,將會帶領我走上自己的生命設定的道路。當然,這一路上仍有許多的事物等待學習,也仍有許多的發生可能會讓我辛苦、難過;而且即使到今天,想起媽媽我仍然會心酸。但是在痛苦、眼淚過後,我不會浸在消沈當中,我會振作起來面對人生。

記得當初聽到傳導體療法的一些個案經歷,心裏曾經懷疑:真的能夠因為一個療法改變人生嗎?做完這套療法之後,我的體驗是:的確不會因為一個療法而改變人生,但是經由這個療法我重新檢視、整理自己,得到了啟發!我很慶幸當初給了自己這個機會,選擇做傳導體療法。聽說還有人前後總共做過三次傳導體療法,我想那個人的啟發必定更大,如果以後還有機會,我也想再做一次傳導體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