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33 – 與能量共舞:花精、彩光、LET

文/李泓斌中醫師

工商社會的腳步逐日加快,人的心靈品質卻與日下滑,根據三月初最新的調查報告顯示,國人的幸福指標藥物用量持續上升,其中的抗憂鬱藥物用量也始終高居不下,而報章媒體的版面也常被自殺、氣爆、情傷等負面新聞所籠罩,難怪世界衛生組織WHO早己將憂鬱症列為世界三大難治疾病之一。古人說:「心病還須心藥醫」。幸運地,能量療法中,花精、彩光能量療法與LET的結合,能給暗淡的思緒,帶來光明,也重新啟動了人們心靈的療癒力量。

案例:過度擔憂引發睡眠失調

五十多歲黃女士,近來因煩惱小孩的失業問題,而引發睡眠失調,每晚睡睡醒醒,時常睡到半夜清醒後,一想到小孩媳婦一家人現在?工作,腦袋便一直空轉而清醒到天亮,導致每天白天精神晃忽。針對案主的狀況,採用彩光能量療法與巴哈花精複合療法:

在巴哈花精療法部份:
由於患者主訴會想著小孩?工作畫面,一直不斷的重覆著,想停又停不下來。我選擇了白栗花(White Chestnut),針對患者『無止境、無時無刻都在的憂慮及胡思亂想』的部份做治療。另因其主要對象是自己的小孩,加選了『過分掛念親人,鎮日為了自己關愛的人擔心,害怕不幸的事降臨在他們身上』的紅栗花(Red Chestnut)。除此之外,經由LET測試,橡樹(Oak)對患者幫助很大,細問之下,原來其時常硬撐,即使很累了,也堅持把事情做完,不懂得自我放鬆,藉由觸診,在右頸項區緊繃,與德國花精治療師Dietmar Kramer的New Bach Flower Body Maps中橡樹反應區穩合。除了給予橡樹花精外,我又為她加做了一指刀消除頸項僵,數分鐘後,患者高興地說,這段日子來脖子僵終於放鬆了,如釋重負。

彩光能量療法部份:
選擇了內分泌療法(一)、(二)、灰色協調、與睡眠失調療法,在這些日子的臨床運用中,內分泌療法可以使人徹底放鬆,不論何人均有此效果。而灰色則是引領人們進入深層意識的最佳工具,藉由淺灰、中灰、深灰三色的協助,可以讓患者得到更大的覺知,一般做完療法的同時,患者大多會想打哈欠,因為身心靈會想讓自我得到休養,所以會即刻有想睡的感覺,更有患者在照射過程中不知不覺便睡著了。這就和一指刀療法一樣,療效快又顯著。數天後,患者回診時說:現在睡眠已能一覺到天亮,對於小孩的事,也心裡抱著兒孫自有兒孫福的想法,不會去想太多了。幾天的轉變,彷彿變了一個人,真令人開心。

一般治療師分析個案的方式,可能透過星盤、問卷調查或能量感應方式,來找出案主最需要的處方,其中的能量感應方式,個人偏好使用LET。花精療法眾多,如台灣日漸流行的38種巴哈花精(Bach Flower Essence),108種 FES北美花精、澳洲灌木花精等。其實可以依個人喜好選擇適合自己的工具。彩光能量療法療法也很多,端賴醫者對患者的主述及LET測試結果進行療法選擇,一般都有不錯的效果。最重要的是醫者要先把自已調養好,類經上云:『醫不病,故為病人平息以調之』。能把自己的身心靈問題調理好,自然可以幫助更多的人。願在能量治療的道路上,能有更多的高人與前輩給我指導,好讓我暢通能量脈輪、安頓心靈、與身心安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