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32 – 另一種愛

文/柯芳賢

我的母親於去年11月間,因為再也忍受不住長年以來的腰痛之苦,決定接受手術治療。在學習過採光針灸之後我了解到,西醫的手術雖然是快速解決身體病痛的方法,但是其所帶來的後遺症也會不少,原本希望能夠用採光針灸的療法幫助母親解除疼痛不要開刀,但是經過與母親討論並衡量她的實際情況後,我覺得應該讓母親自己來做決定,畢竟這是她的身體。

手術進行得非常順利,由於體質的關係,?凡我們可以想到的補品包括人蔘、麻油、鱸魚、雞精等母親不是不能吃就是不敢吃,因此我決定運用所學的採光針灸來幫她〝補身體〞。

年初的農曆假期,我把所有可以請的假期集中,提前休假回家,主要就是希望能給母親較多次接受彩光能量療法治療的機會。

母親一直有睡眠品質不好的問題,腰椎手術之後因為大部分時間都必須躺在床上,睡不著更成了她的大問題,也因此母親手術後體力恢復的情況很緩慢,加上傷口隱隱作痛,更是讓母親的生活品質大打折扣。我回家的第一天發覺母親起床坐著的時間最多只能十分鐘,然後她就會開始覺得腰部酸軟必須回床上躺著。這樣的起居方式也把她的生活步調都打亂了。因此我決定當天晚上就寢前幫她進行彩光能量療法療程。

根據母親的情況,因為是手術後不久,首先我想要改善她的體力恢復情況,因此我幫母親進行協調療法二(Coordination 2),除了幫助她恢復體力之外也幫助她改善睡眠品質,因為這個療法與我們的睡眠頻率(sleeping rhythm)有關。接著我進行疼痛的準備療法,在額頭上的新腦皮脂線,中腦線,以及腦幹線上分別以紅、黃、藍、來回劃五次,一路進行到以四種靈魂靈性色沿著耳朵外圍劃線,並在耳後脊椎對應的三個點上照射紅綠互補色。為了舒緩腰椎上因手術所造成的壓力,也因為母親在床上翻身不易,因此我選擇脊椎在臉上的反射區位置進行治療。首先我以光譜的藍綠色,以平頭筆順著整個鼻子慢慢來回滑動照射約三分鐘。接著用黃紫互補色,以同樣的速度與時間在母親的左右兩邊耳輪上照射(左邊是紫色右邊是黃色)。最後,我直覺反應覺得應該在二個腎點上照射紅色以促進體力的恢復,因此我就順著感覺走。進行到這裡母親已經昏昏欲睡了。 

第二天早上母親告訴我她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好了,我以這樣的組合療法幫母親連續進行了約一個星期左右,每天早上我一定會問她昨晚睡得如何,她告訴我睡得很舒服,早上起來精神很好。就在第二個星期開始時的一個晚上母親接到一位長輩過世的消息當時我正在幫她進行療程,母親是屬於緊張型的人她責怪著在這個時候告訴她這個消息晚上一定又要睡不著了,母親不知道我早已經開始在她的神經衰弱線上用紫色來回劃了好幾回了,時間過了一會兒,我看見母親情緒上沒有起伏的現象之後又繼續我的療程直到結束。

就這樣兩個星期過去了,母親的體力也恢復得很好,原本只能坐在椅子上十分鐘的人現在已經可以坐在電視機前看完一部電影。假期結束我北上的那一天早上,臨上車前我到母親房內向她道別,她從床上起來,坐在床邊,用手環抱著,我拍拍我,我知道她的不捨,便告訴她我會常回來幫她做彩光能量療法,母親反而說她已經好很多了,要我不要常常請假。

或許我們沒有名揚四海、光宗耀祖,或許我們也沒有日進斗金、錦衣繡食,但我知道可以給母親另一種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