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17 – 來彩一彩光

文/魏可風

「這是什麼玩意兒,像手電筒一樣嘛,只是裝上有顏色的玻璃管而已。」這個七十多歲的阿伯被家人努力說服了好幾次,才不情不願地讓我試著做彩光能量療法,第一次彩光的時候還很輕蔑的看了看那些工具,他是一位很有威嚴的長者,不論是辦公室的公文還是家裡的用具,所有的擺設都有一定的順序。

他已經吃了好幾年高血壓藥,四年的心臟藥,兩年的心率不整藥,不定時會發生氣喘,鼻塞,有抽煙的嗜好。去年因為藥物中毒,從臉腫到脖子,緊急入院,因為腫脹壓迫到呼吸道,只好從頸部插管用機器維持呼吸和心跳。

他雖然把家人嚇得半死,卻還是一樣非常有威嚴,不願意輕易相信這種他看起來不是正規醫院的另類療法,他會接受第一次彩光,只不過是想著,反正沒什麼多大用處,試試看也無妨,所以第一次來就給個下馬威。

我只好忽略他的下馬威,開始鎮定地用藍綠色光他的腳底甲狀腺反射區,然後是腳上的膽點和胃點厲兌穴,然後是內分泌基本組合點,腳大拇指中央和足三里,接著是薦骨中央七點用藍綠色降血壓。

「有感覺嗎?」我看他臉上的表情有點異樣,戰戰兢兢地問。

「嘿,會有什麼感覺?什麼感覺也沒有!」他從鼻子輕輕哼了幾句。如果他第一次體驗彩光是什麼感覺也沒有,那麼他就不會再用這樣的療法了。我的光還在繼續,過了幾分鐘,他忽然自己開口問:「你這個彩光這麼厲害,那你可以光一光我的腰嗎?我已經腰痛了三十幾年了。」

哇咧,我倒沒有自誇說彩光有多厲害啊。不過,他既然開口了,就要試試。我用LET(生命能量檢測法),找出幾種幫助他舒緩腰痛的療法。腎膀胱功能圈療法,二三腰錐的紅色橢圓,以及背部生殖器反射區等等,前後大約五十分鐘的治療,他起來的時候,動一動腰,有兩三分鐘時間沒說話,又前後左右搖一搖,好像腰上有個小呼拉圈。

「咦,還真的比較輕鬆啦,會不會是心理作用啊!」他詫異地說。

「真的有比較好嗎?」他女兒在旁邊小心地問。

「就是跟我吃感冒藥的時候一樣,因為醫生開的感冒藥有鎮靜止痛的成分,所以我只有感冒的時候最舒服,現在就跟那種時候一樣。」這位阿伯這時候才開始說這種連續好幾句的話。

「我這個腰,很難治的,什麼復健科,照什麼光,還用機器磨了二三十分鐘,一個禮拜去五天,什麼最新的貼布,最新的療法,我統統做過,沒用啦!做的時候很好,可是不去做了又恢復腰痛,」他發起牢騷來了:「如果你可以把我這個腰痛治好,那這個彩光可就真是了不起咧。」

凡事起頭難,有了開頭就有第二次的信任,於是他認定這是又一次的腰痛治療,就算是心理作用,有試過總比沒試過較不遺憾。他的腰痛是從第二腰椎開始,直到薦骨,腰五薦一整個歪掉,腰椎長出小骨刺,腰椎疼痛與骨刺有關,也與腎臟、骨盆器官有關,他曾經發作過攝護腺的問題。

直到現在他已經彩光第十四次了,每次都必須光摺疊人臉部薦骨區,腎膀胱功能圈用了十一次,生殖器反射區用了十次,橢圓療法用了八次,靈魂色四點療法每次都需要,協調十的睡眠失調也每次都用,肺大腸功能圈以及攻擊區用過八九次,肝脾金字塔各用了八次,心小腸功能圈療法用過十二次,灰色領域療法其中的疼痛鐘療法用過一次,OGT膀胱耳朵線和鼻子橫隔膜線各用過兩次和三次。

有一天他在治療前,大哥大響了,對方大概是問他,你正在做什麼,他說,等等就要開始彩光啊,大概對方又問,什麼彩光,有用嗎,為了避免尷尬,我走開了一下,剛轉個彎,就聽到他猶豫了一下說:「還沒完全好啦,就是腰嘛,大概好了百分之五十,輕鬆多了,人說話要憑良心,本來想這是什麼狗屁療法,看起來這個狗屁療法倒還滿有點見效的。」

我不是故意偷聽,但是聽到了就有點偷笑。不是只有腰痛咧,他現在已經不必吃安眠藥,就可入睡。每次吃飯後血壓升高的情況減緩了,本來每天必須吃的心臟藥、心率不整藥,以及高血壓藥,都有減量的情況,每天正常大便兩次,因為蔬菜水果吃多了,大的便都是好的……

來彩一彩光,是還滿有效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