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14 – 傳導體傳播療法─喚起生命之光

文/高雅惠

從芳香療法轉到彩光能量療法及靈氣治療至今已七年之久,我相信,人有症狀並不是真正有病,而是來自於內在的情緒需求沒有得到滿足,並加以釋放,久而久之,在深層的肌肉軟組織烙下印記,而產生警訊,故在潛意識有太多的怨及恨時,常在內臟器官產生病變,肌肉酸痛等症狀,故學會「寬恕」意味「放下」才是療癒的開始。

有一天,一個學生打電話找我哭訴哀傷,我請她來我的工作室詳談。原來她28歲結婚後,曾懷過二次胎未成功,36歲懷了第3胎生下一個小男孩,但這孩子卻在七歲時從12樓高處摔下來而往生;同時,先生也在3個月後與她離婚。這種傷痛讓一個43歲的女人無法接受及承擔。在她2個小時的哭訴中,我心疼這學生的遭遇,決定用"傳導體傳播療法"來幫助她。

第一次治療時,我並沒有直接做"傳導體傳播",因需先做身體層面的治療,所以只做疼痛橢圓、潛意識橢圓及存在橢圓,她釋放了一些東西,從置身在灰藍色的深海中,慢慢的衝出海面,在破海而出之際心中一陣傷痛而痛哭起來。她說她要活下去,我開始用喜悅三角及愛的三角去支撐她。

第二次療程時,我用衝突療法,她說牙齒酸麻,我知道她在難過時也許是咬緊牙關在撐,我告訴她不需要折磨自己,只要放下一切罣礙,不要執著。

第三次療程我用喜悅三角、額頭的放鬆療法、睡眠療法(因她睡不好),這時她看到金黃色的稻穗在空中飛舞。我想時機成熟了,下次可進行「傳播導體療法」,故她回去時我借她一本書叮嚀她好好的看,並把所作的夢記錄下來。

91年11月9日她領受第一次「傳導體傳播療法」第一圈,治療1~25歲之間的經歷,在2歲、5歲、17歲、24歲有痛點反應。關於17歲的痛點,她談到那年父親生意失敗,債主追討,他們躲到山中的小屋去,但她有很多的不安及恐懼,只要父母不在家,任何人敲門時,她會把屋內的燈全關掉,讓人以為沒人在家而離去。這種恐懼感讓她不敢面對陌生人,一直到現在。24歲的痛點是一位喜歡她的小哥哥結婚了,而她也開始工作為父親還債。這次治療讓我了解到她對父母有很多怨,而她母親也有很多怨恨,包括對她父親的不滿。

91年11月16日第二次「傳導體傳播療法」第二圈,當療程結束時,我以為她睡著了,結果後來她說,她覺得像是被釘在棺木裏,四肢無法動彈,但腦中卻異常平靜,在淺而亮的藍光裏,讓她領悟到死是如此平靜而祥和,後來在紫光中看到一個像印度女孩穿著紫白相間的薄紗,坐在那裏,很溫柔的看她,這時她覺得很舒服及安詳,並不覺得害怕。

91年11月22日第三次「傳導體傳播療法」第1.2.3圈,我先作中陰身做前導,再做「傳導體傳播療法」,結果出現了5個不同的影像,那是前世的記憶。

(1)看到一個人躺在那裏,嘴吧一張一合不知在說些什麼,好像很痛苦,讓她感到很害怕,全身起雞皮疙瘩,不寒而慓。慢慢有一個身穿白袍光頭的道者走向那人跟前,他才慢慢平撫下來。

(2)先看到一匹馬前身,後來慢慢後面出現了一個篷車,但二者並未連在一起,篷車上有一個人駕著車,篷車上上下下震盪得厲害,那人也一上一下奔波,使她的人也一上一下的蹦蹦跳跳,不平靜。

(3)往下俯看到一片綠色嫩嫩的山坡,很漂亮,心也很平靜。

(4)在海上藍藍的有二艘帆船,在那裏嬉戲遊玩,像是很開心的樣子,心也盪漾著。

(5)看到一個穿黃衣的舞者在台上跳迪斯可,而台上有很多顏色的燈光投射在那舞者身上。她跳得很用心,也很有自信,而台下有很多人在觀看,掌聲不斷,她心裏很開心且歡喜。

這次療程結束時,我與她談很久,並詳細分析她所看到的影像:
經過這一次的治療經驗,她改變了,開始有自信,處事平衡多了,不再一直自責孩子的事,也沒有那麼哀傷,我乘機要她回去與母親分享經驗。

91年12月1日,當她踏進門時那種笑容可掬,氣色紅潤,讓我覺得這麼一個漂亮的女人已走出陰影了,內在的塵埃已抖掉一半。那天是治療1.2.3.4圈,在治療中,我發現她哭的時候少了,同時對我說:「上次回去後,我就把以前寫的傷感的話語及遺書全燒掉了」,此時我很感謝彼得曼戴爾創了這些療法,讓一些哀傷的人看到「生命之光」,也很感恩馬克蘭德及葛江老師不辭從德國來台灣教授這些課程。
91 年12月11日 重覆做第一~四圈,因為我想清洗得越乾淨越好,另加些愛的三角療法及衝突解決療法。

91年12月18日進入「傳導體傳播療法」第5圈,又有些反應了。她覺得好像有些東西要從喉嚨出來;又看到四個人從兩邊慢慢往中間走,慢慢看到他們推著嬰兒車,上面有個嬰兒手足舞蹈。因為第5圈已進入業力圈,由此可見她小孩的出世,其實跟兩家世代的業力有關。這時我加入父親點,四個腦波點及喜悅三角去平衡。之後他說以往的不安及害怕,已漸漸消失,現在即使一個人在家,陌生人來時也敢開門了,這是以前從沒有的現象。同時,她現職是「美容技導」,現在與店家的互動關係更好,店家也直說她的皮膚愈來愈亮,講話也愈有說服力。同時,因為她每次回去都會與父母分享經驗,母親也愈來愈能釋懷父親過往行為所造成的傷害。

在做第6圈及第7圈時反應愈來愈少了,偶而只是右手會顫抖一下,或者胸部會緊,這顯示她還是有些沒完全放下那些做母親的擔憂,這中間也做些夢,顯示對前夫與孩子往生的事,尚有牽掛,只是不再那麼悲傷。她說現在去禪寺看兒子的牌位時,也不再那麼哀傷了。

在92年元月12日完成了第八圈時,是可喜的日子,整個傳導體傳播療法,終告一個段落,這次他看到的影像是一個仙女在玩仙女棒的光彩畫面。我在心裡祝賀她終於蛻變成功,邁向一個新的人生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