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13 – 灰色療法/深層療效之無形光能

文/藍德 & 譯/陳柏宇

許多人在初學習「灰色」療法,常常說這全都只是理論而已;但在神秘能量醫療體系的實際臨床治療中,對所有的治療師、醫師、個案、病人與筆者本人而言,神秘能量學的新療法:「灰色」療法卻是一個神奇、美妙而又奇特的體驗。

在我的自然療法診所中,這三個微細灰暗的「灰光」再三地令我對它在「身體-心靈」與生命上所造成的深度效果感到驚奇。在身體的「灰色領域」上施行「灰色療法」能夠在治療許多疾病的時侯,在身心靈的層面上產生令人驚異的效果。當然並不是說就只靠這個療法就能療癒百病,但運用這些「灰色領域」療法,再搭配其它彩光能量療法的療法,卻能夠完全以直到我們目前所不知道、不同的方式,將治療的脈衝、動能、光能、覺知與意識帶進細胞之中。

分析性的觀點來說,我們將平衡性的訊息帶進在生命非常早期的細胞分化時期之中。彼得曼戴爾和他的研究小組,歷經了七年才將「灰色」療法發展出來。也只有在七年密集的研究和探索之後,他才找到可以產生最好的效果的「灰色」療法來。

「灰色」療法並不放射光束,也不發出光輝,所以接著就有一個問題產生出來:如果它不照射光束出來,那它到底是如何運作的呢?帶來平衡、療癒的訊息又是如何傳輸過來的呢?如果不是經由我們所熟知的以光的不同的頻率來傳輸的話?那…?

科學迄今無法解釋此「灰色」療法的有效性,但任何運用或接受此「灰色」療法的人,都能體驗到它那無邊的力量。

筆者就此談談在熱帶群島上的運用「灰色」療法達深層療效的極特別的體驗:在1999年時我曾經在中南美洲波多黎各的熱帶群島上,有過一次很特別的旅程:令人驚歎的大自然、熱帶的雨林以及波多黎各最美麗的蔚藍色的海岸,曾給了筆者極大的歡愉與美好的回憶。但在那一年我之所以造訪那個小島,是另有原因的:我是要到那島上去作一趟醫療之旅,有一位朋友正垂死的躺在臨終病床上,我的心正處於痛苦之中。我的朋友瑪拉度‧瑪莉,她的生命正瀕於絕症的末期,位於胸腺上的癌症腫瘤已經阻塞了肺部而且也已經轉移而遍佈了右邊的肺臟和肝臟。她決定要離開醫院,因為她想要將此生所餘的日子留在家裏,接受自然療法和自然飲食療法。她辦了離院手續,此刻醫院已經沒有什麼療法可以改善她受苦的情形了。

她曾是個名演員,一位自然療法醫師,工作極為勤奮而且她也是一位襌修靜心者。在她的一生之中充滿了戲劇性的變化。當我抵達時,朋友們幾乎天天都來給予協助與支持,她的身體非常虛弱,全身只剩下一副皮膚包裹著的骨骸。病魔榨乾了她體內的能量,如果不戴氧氣面罩的話,她弱到幾乎無法從她的床舖移動到洗手間;但即使只是這樣的動作就已經耗盡她所有的力量了。

所以當我看到她的這個模樣時,內心深受觸動,抵達當天我就展開了強化她的免疫系統和排除毒素的療法。而因為我正好第一次從德國帶著這全新的「灰色」療法,所以我加了一個非常基本的「灰色領域」療法─「本初灰色模式」療法─這是一套作用在頭部、雙手、以及膝蓋上的療法,邊做邊想到底這療法能夠對她的身心靈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而相當令我驚訝的是,當晚就發生了強烈的反應─對當下所有感情執著的釋放─我聽到她嚎啕大哭…。第二天,她請求所有的家庭成員都來與她相聚,事實上在這段密集看護她的時間裏,大家早就已經身心俱疲了。

她將一顆敏感、脆弱的心完全敞開來分享給所有家人:母親、父親…等她表達了她的情感,告訴他們:對於過去發生在彼此共渡的時光中的許多事情她都感抱歉及一生之中內心的各種傷痕與痛處…接下來她也談到許多共同經歷過的美好時光。她對家人表達出深深的感激與謝意。那次的家庭聚會只不過是一個開始,而超快、強大的治療過程將她帶到巔峰的轉捩點上:向摯愛的人道別,全然放鬆的離開世間。

在我以彩光能量療法的「光譜色」療法、「靈魂/靈性色」療法、以及「灰色領域」療法持續治療十四天後,瑪拉度‧瑪莉竟能跨上二級台階去享受陽台上的陽光,她可以在不帶氧氣面罩之下,還能夠跟朋友們聊起她的一生達二小時之久,她可以再度享受進食的樂趣,雙腿再度能夠支持她的身體行動;周身為靈光所環繞,內在更顯得格外的寧靜,此時週遭眾人無不期望亦且認定,她將要再度大好痊癒起來。她的身體與精神是這麼樣的穩定,而她的能量是這麼樣的高昂,看來毫無疑問的生命又將再度在這個星球上展開新的視野了。

但這其中的實相是:她到達了她生命中的最高峰,她身體的能量再度感到相當的強壯,她甚至又恢復每天早上起來練瑜珈,而她的精神仍是處在高峰。她在一再的與朋友們澄清了往事之後,與他們珍重道別。所發生的情景令我永難忘懷。

再過三週後,她已準備妥當可以在寧靜祥和的靜心之中離開這副軀殼了,在家族與友人的陪伴之下,她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那是我第一次對於運用灰色療法的深刻體驗。就我所確知與瞭解到的是:當我運用「灰色」療法系列於治療過程時,不但在治療深度上達到非凡的效果而且也使得療效得以整合與完整。

在筆者的診所,運用光線與色彩來作治療已十多年。在神秘能量醫學發展的過程中,有許多彩光能量療法的療法的療效著實令人印象深刻。而這些新發明的灰色療法,對我而言更是一套以獨一無二的方式,來處理到非常深的層次、釋放醫療能量的療法,並也就此展開一個全新的領域。

在許多次的治療案例之中,「灰色」療法在整個的治療過程之中不但在身體的、亦且在心靈的僵化困住的情況之中,造成了實質的突破。就我在這二、三年來運用「灰色」療法的經驗中,它會讓能量在身體─意識之中運作到極深或極高的層次;而這是如何發生的,為何會如此運作,科學至今無法解釋,但對領受到「灰色」療法的人們或是使用「灰色」療法的治療師們可倒是完全的確認其有效性的!

茲列舉數例:
例一
德國人,45歲,男性,工作於一管理辦公室,長期背部劇痛。上班坐辦公桌就會對他造成頸部與背部的疼痛。接受過許多次徒勞無功的治療,他找上我來為他治療。我運用雙手調整他的頭部、腦部與脊椎,運用彩光能量療法的「紅外線」療法還加上「灰色」療法連續作了四次連貫性的治療,他隨即能夠憶起許多在他的童年以及青少年時期的事件──例如:即使他已經筋疲力竭的時候,他父親還曾強迫他去工作,還有像是他母親在他很脆弱的時候也並沒有真正的支持他等等…他的疼痛於此消失了。他感到身體幾乎是煥然一新,而不再有那難忍的疼痛了。

例二
一婦人約三十多歲,陷於低沈沮喪的情緒中已有好幾個月了,幾乎完全無法進行日常的工作。於進行三次的治療之後,改變發生了,在每一次的治療之中都有加入「灰色」療法作支持,她寫了一封感謝函,告訴我說她已經不再沮喪與低沈而能夠快樂的去工作了。自此我不曾再在我的診所看到過她。

例三
一德國婦女,年約三十五歲,因其常年之膀胱感染問題與所造成之恐懼與不安之困擾前來就診。她已服用過許多種不同之藥物,也去作過許多次不同的治療。在我幫她作了五次治療之後,每次都加入三種「灰色」療法,改變發生了,這一年半以來的膀胱感染問題消失了,而她對生命的信任感也增強了。

例四
一男性少年,十七歲,正就讀高中,有無法專注與學習障礙之問題,他母親於緊張無助之情形下帶他前來診所求助就診。我們處理了男孩在學習上的障礙與無法專注的問題,還有母親的神經系統。在四次的療程之後我們達到了突破點,有一個在懷胎時期出生之前所發生的狀況終於浮現到意識中來了。於是我們加入了「灰色」的「出生前」療法。在下一次的治療中我們同時對母親和男孩做了「灰色-業與丹田」療法,同時在母親與男孩的內在打開了完全不同的能量和效果。

以上是筆者在德國的診所中運用灰色療法所發生的幾個案例。

許多科學家、哲學家、許多大師、宗教的創始人都曾思考過「光是從那裏來的?」這個問題。關於這本初的灰光有許多許多的理論。「本初灰沌」是那本初的狀態:完全的靜止而又同時是絕對的精神與意識的狀態…那是「妙有與空無」的狀態,充滿奇妙的空無與無光無色的狀態,絕對不受時間影響的永恒狀態。

彼德曼戴爾博士多年前的老師,德國教授休斯,曾對「光與色彩」作過深入澈底而完整的研究。他將所有有關光與色彩的知識整合起來並加研究之後,創出了一個透過光與色彩來瞭解人類生命的整體性哲學理論。

他說道:「光與暗之兩極於『本初灰沌』之處交會而色彩則於焉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