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光能量療法經驗分享 01 – 促進身心靈平衡

文/陳柏宇

當初鐵齒的我並不覺得非學彩光能量療法不可,每天只從事行政部門工作的我,"彩光能量療法"不過是工作中的一項業務罷了;直到有一天,我好像是吃壞了肚子,上吐下泄的,幾乎無法上班,當時的治療師是親切的玉蘭大姐,她一看到我的臉色,就問我怎麼啦?隨即叫我進治療室幫我進行治療,到當天下班時,我幾乎已記不得來上班時的慘狀了。

自此我對彩光能量療法的觀點改變了,等到下屆彩光能量療法往開課時,我就去報名參加,這才發現彩光不只是能夠處理像是我上次肚子吃壞了,也還能夠處理像是失眠,小兒學習不能專注等等的問題,一時之間好像發現一個寶藏,同時也開始將之發揮出來。

記得有一次有位長輩,因無法入眠,有時須借助安眠藥,是屬於精神緊張,放鬆不下來的案例,須要運用解除不安狀態與睡眠失調的療法。待我將彩光筆放上去開始照射,進行不到一半,她就已然進入夢鄉了。另一位親友得患感冒的案例,由於此感冒之病毒感染為國外傳來,一時之間頗為不適,其體內的淋巴系統正在忙於對抗病毒,我運用了彩光能量療法一些基礎療法-基本毒素組合療法,在作到一半時,已感到由頭痛、鼻塞的煩燥,變得安適下來,處理完成後已可以出外行動,過四小時後再施行一次,竟將症狀完全解除。

有一個案為感情與情緒所困擾,又逢到報名考試期中,壓力更加難以忍受,除了因應肝膽、腎、憤怒、恐懼、焦慮、疲累而給予相對的功能圈上的治療之外,也配合一些增強個人力量的療法如靈魂線,或愉悅線等,案主當時就有感受,甚至當案主下次來時,亦主動要求當時感到愉悅的療法;難以忍受的情緒在一系列的化解性療法和支持性療法下,得以逐漸渡過。

過了二個多月,有一天見她來訪,方才得知她已考上三所研究所,並已決定放完暑假之後就要去報到入學了。學習彩光能量療法最快樂的時刻莫過於此了。除了彩光能量療法的各種療法之外,最主要的就是案主本身希望改善的意願了。